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西皮杂食性动物

【尊娜】衣角

Chapter1

初冬的晨光透过屋檐的冰凌,似一把揉碎的金屑洒进屋中,带着微微暖热的温度。

“Mikoto……”
身着暗红色洋装的小女孩儿安静的坐在床侧,轻轻的呼唤在床上沉睡着的男人。

在这带着些许神圣味道的金色里,男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女孩儿如呢喃般安静的呼唤似乎完全没有效果。

丝毫不在意没有得到回应,安娜眨了眨眼睛,伸出细嫩的小手轻触周防的脸颊。

没有了昔日危险而美丽的耀目红色,安娜第一次真正清晰看着周防的面容。

利落挺直的笔线,一直如生气般下垂的嘴角,都没有变……
然而一直紧皱的眉头,却终于舒展开来,看起来很放松……

“Mikoto……自由……”

伸出双臂环保住红发男人的脖颈,安娜将脸埋在周防胸前,漂亮的银色发丝铺散成一片。

小心的将耳朵贴在心脏的位置,就像还能听到周防沉稳有力的心跳声那样,安娜睁着琉璃珠子似的美丽眼睛,认真的听着,一丝一毫也不肯动,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漂亮人偶。

只是轻轻的煽动嘴唇,那个人的名字就脱口而出。

“Mikoto……”

【尊的红色是最美的】

“Mikoto……”

【我想要尊的红色】

“Mikoto……”

【只有尊的身边是温暖的】



"Mikoto……冬天……很冷……"




Chapter 2
[草薙出云]
第十天……

这是吠舞罗失去赤王的第十天……

草薙出云靠在吧台边点燃一根烟,看着满架酒杯似乎也没有了擦拭的想法。
[明明是看起来如此懒散的家伙,却是大家的动力来源啊]
想要扬起嘴角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草薙叹息一般吐出一口烟雾。

还记得十束在的时候曾说过[就这样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不也是件幸福的事吗,毕竟王是那样一个渴望自由的人……]

自由吗…………

可是目送他离开的我们会难过阿……

“烟燃尽了。”女孩儿恬然安静的话语,将草薙从遥远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阿……早上好安娜,今天的早餐是海鲜焗饭……”漫不经心的抹去撒在吧台上的烟灰,草薙将盛着美味食物的盘子放在安娜面前,脸上带着和以往同样文雅温和的笑容。
安娜没有言语,仰头定定的看着出云的脸,忽然仿佛要安慰他一样,紧紧的抓住出云的手,然后表情也慢慢的改变了,她露出笨拙的笑容说:“会好起来的。”随后便以与自己可爱甜美外表极不相称的进食速度,埋头于面前的早餐。

重新点燃一支烟,看着面前的银色小脑袋,出云墨镜后的眼眶有些发红。

『竟然被小孩子安慰了啊』

可是最应该被安慰的应该是你阿,安娜………

当代表着赤王的达摩克里斯巨剑消失的那一刻,一向安静,没有明显情绪的安娜,失声的叫喊着周防的名字,流泪了……
就像压抑了许久的情感突然爆发,悲伤化为实质的泪水从眼眶流出,安娜像个普通的小女孩儿那样,痛哭着。

双手抱紧自己的肩膀,难过而无助。

在漫天的雪花飞舞的夜空之下,大家大声的呼喊着"no blood no bone no ash……"祭奠他们逝去的王,声音沙哑了还在不停的吼叫,脚麻木了还在用力的踩踏地面做响,手臂酸软的举不起来了还是依然用力的挥动着手臂。
从人群中飞升而起的点点赤色光芒轻轻漂浮着,向着巨剑消失的地方远去了……


忽然,安娜从出云的怀里挣脱,径直的朝着红色汇集的地方跑去,一行人虽然感到困惑,但是也没有质疑什么就追赶着小女孩儿的步伐向前跑。

安娜拼命的跑着,呼吸的声音变得像断续的抽噎也不肯停下来,直至跑入一片密林,身影隐没在大片的灌木中,不见了。

等到众人再次找到女孩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红色的弹珠四散在雪地里发出光和热,雪融化出一片空地。
而安娜蜷就缩在周防的臂弯里,就好像两人一同经历过的无数个平淡的午后,躺在Homura酒吧的沙发上沐浴着午后的阳光。

众人眼眶再次涌起热意,八田不断的用手背抹着眼泪却也无济于事,无法停下来,就算流干身体里所有的水分依旧无法稀释这份悲伤。

雪越下越大,草薙等到最后一根薄荷万燃尽,呼出一口气,就想要把肺中的烟草气息和身体里的痛苦全都吐出来似的,呼出一口气。
走近似乎已经沉沉睡去的女孩儿,草薙把安娜几缕不安分的银色发丝理在耳后,开口,软糯低沉的京都腔有些许颤抖,他说:“安娜,该醒了…回家吧………”

安娜睁开双眼看着草薙,一双眼睛里满溢着水光,她紧紧的握住周防粗砺的大手不肯松开,“和尊一起吗……”

草薙一手握着周防冰凉的手同安娜温暖柔软的小手放在一起,强忍住鼻腔泛起的酸痛,他笑着说,“对,咱们回家……”

把揉碎的金屑洒进屋中,带着微微暖热的温度。

“Mikoto……”
身着暗红色洋装的小女孩儿安静的坐在床侧,轻轻的呼唤在床上沉睡着的男人。

在这带着些许神圣味道的金色里,男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女孩儿如呢喃般安静的呼唤似乎完全没有效果。

丝毫不在意没有得到回应,安娜眨了眨眼睛,伸出细嫩的小手轻触周防的脸颊。

没有了昔日危险而美丽的耀目红色,安娜第一次真正清晰看着周防的面容。

利落挺直的笔线,一直如生气般下垂的嘴角,都没有变……
然而一直紧皱的眉头,却终于舒展开来,看起来很放松……

“Mikoto……自由……”

伸出双臂环保住红发男人的脖颈,安娜将脸埋在周防胸前,漂亮的银色发丝铺散成一片。

小心的将耳朵贴在心脏的位置,就像还能听到周防沉稳有力的心跳声那样,安娜睁着琉璃珠子似的美丽眼睛,认真的听着,一丝一毫也不肯动,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漂亮人偶。

只是轻轻的煽动嘴唇,那个人的名字就脱口而出。

“Mikoto……”

【尊的红色是最美的】

“Mikoto……”

【我想要尊的红色】

“Mikoto……”

【只有尊的身边是温暖的】



"Mikoto……冬天……很冷……"




Chapter 2
[草薙出云]
第十天……

这是吠舞罗失去赤王的第十天……

草薙出云靠在吧台边点燃一根烟,看着满架酒杯似乎也没有了擦拭的想法。
[明明是看起来如此懒散的家伙,却是大家的动力来源啊]
想要扬起嘴角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草薙叹息一般吐出一口烟雾。

还记得十束在的时候曾说过[就这样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不也是件幸福的事吗,毕竟王是那样一个渴望自由的人……]

自由吗…………

可是目送他离开的我们会难过阿……

“烟燃尽了。”女孩儿恬然安静的话语,将草薙从遥远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阿……早上好安娜,今天的早餐是海鲜焗饭……”漫不经心的抹去撒在吧台上的烟灰,草薙将盛着美味食物的盘子放在安娜面前,脸上带着和以往同样文雅温和的笑容。
安娜没有言语,仰头定定的看着出云的脸,忽然仿佛要安慰他一样,紧紧的抓住出云的手,然后表情也慢慢的改变了,她露出笨拙的笑容说:“会好起来的。”随后便以与自己可爱甜美外表极不相称的进食速度,埋头于面前的早餐。

重新点燃一支烟,看着面前的银色小脑袋,出云墨镜后的眼眶有些发红。

『竟然被小孩子安慰了啊』

可是最应该被安慰的应该是你阿,安娜………

当代表着赤王的达摩克里斯巨剑消失的那一刻,一向安静,没有明显情绪的安娜,失声的叫喊着周防的名字,流泪了……
就像压抑了许久的情感突然爆发,悲伤化为实质的泪水从眼眶流出,安娜像个普通的小女孩儿那样,痛哭着。

双手抱紧自己的肩膀,难过而无助。

在漫天的雪花飞舞的夜空之下,大家大声的呼喊着"no blood no bone no ash……"祭奠他们逝去的王,声音沙哑了还在不停的吼叫,脚麻木了还在用力的踩踏地面做响,手臂酸软的举不起来了还是依然用力的挥动着手臂。
从人群中飞升而起的点点赤色光芒轻轻漂浮着,向着巨剑消失的地方远去了……


忽然,安娜从出云的怀里挣脱,径直的朝着红色汇集的地方跑去,一行人虽然感到困惑,但是也没有质疑什么就追赶着小女孩儿的步伐向前跑。

安娜拼命的跑着,呼吸的声音变得像断续的抽噎也不肯停下来,直至跑入一片密林,身影隐没在大片的灌木中,不见了。

等到众人再次找到女孩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红色的弹珠四散在雪地里发出光和热,雪融化出一片空地。
而安娜蜷就缩在周防的臂弯里,就好像两人一同经历过的无数个平淡的午后,躺在Homura酒吧的沙发上沐浴着午后的阳光。

众人眼眶再次涌起热意,八田不断的用手背抹着眼泪却也无济于事,无法停下来,就算流干身体里所有的水分依旧无法稀释这份悲伤。

雪越下越大,草薙等到最后一根薄荷万燃尽,呼出一口气,就想要把肺中的烟草气息和身体里的痛苦全都吐出来似的,呼出一口气。
走近似乎已经沉沉睡去的女孩儿,草薙把安娜几缕不安分的银色发丝理在耳后,开口,软糯低沉的京都腔有些许颤抖,他说:“安娜,该醒了…回家吧………”

安娜睁开双眼看着草薙,一双眼睛里满溢着水光,她紧紧的握住周防粗砺的大手不肯松开,“和尊一起吗……”

草薙一手握着周防冰凉的手同安娜温暖柔软的小手放在一起,强忍住鼻腔泛起的酸痛,他笑着说,“对,咱们回家……”

评论
热度(16)

© 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