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西皮杂食性动物

[赤组夫妇日常]眼睛

  依然是一个平淡安逸的午后,年轻气盛的孩子们难得不在,没有了闹心的喧哗声,让本身并不大的酒吧显得空旷了起来。


  可是这些对周防不会有什么影响,他还如往常一般慵懒的仰躺在窗边的沙发上,半磕着双目如同睡着了一般。

  他朝沙发外侧微微侧过脸,那里似乎有亮丽的红色光芒透过他细密的睫毛映入金色的眼瞳,好奇心使赤发的王难得的移动了起来,可这也许并非是件好事,正因为这样,他手中将要燃尽的烟在被擦拭干净泛着完美光泽的木地板上落下了一个丑陋的烫疤……


  周防静默的凝视了一会儿地板上灰黑色的痕迹,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随即低头看向玻璃矮桌下诱发悲剧的祸首,一颗玻璃珠,午后温暖的阳光正透过珠子散射出一小片迷蒙细腻的红色光芒。

  他孩子气的趴在沙发边沿,伸长手臂去够被小女孩儿遗落在桌角的珠子。

  而就在这时,自上而下的响起的鞋底叩击台阶的声响,吸引了周防的注意,他懒懒的抬目,一双光洁的皮鞋以及鞋子主人被深色西装裤衬托的格外修长笔直的双腿慢慢的映入他金色的眼瞳中,他的眼光忽然变得格外的深邃,瞳孔微微收缩,尽管自下而上的要透过桌面上堆放的物品的缝隙,可这也无法阻止周防看到来人未经扎束的衬衫衣摆,行走时露出的白皙精致的腰线。

  周防看似没精打采的眯起双目,悄悄地回复到之前趴在沙发上的姿势,侧过头朝着吧台的位置,他就这样隔着在温暖光芒中轻柔舞动的金色尘埃,静静地看着那个在不远处优雅的忙碌着的男人。

  在周防少有的刻意保留的记忆当中,他是从来没有这样的看过出云的,并不是没有看过,当然男人动情时湿润迷蒙的眼神,被汗水濡湿的金色碎发,以及白皙柔软的皮肤这些都牢牢的留在周防红色乱发下的脑袋里。而像这样,只是单纯观察的看确实是第一次。深红色的眼睫下,金瞳追随着男人的身影不断的移动。看着有着漂亮茶金发色的出云用干净的白色棉布将高脚杯擦的一尘不染,把杯子摆回架上时,随着动作,衬衣的布料随意的滑落下来露出并不纤细但分外白皙细腻的小臂。接着男人夹过唇边的烟,靠近吧台上的烟灰缸轻轻的弹了弹烟尾。

  周防盯着那凝在浅色唇边的笑意,而那隐没在墨镜后的浅色双瞳究竟又带着怎样的情愫却不得而知,只是在周防所见到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永远都是弯起眼尾,包容而温柔的,仿佛能容纳一切的剔透湖泊。而在他看不到的时候呢?又是怎样的?在看到他被青王的剑刺穿胸膛时,这双眼睛会涌出泪水吗?还是会依旧弯起眼尾只是眼神会透出哀伤,苍白而羸弱?

  此时,站在吧台后的金发青年再次的轻轻弹了弹烟尾。

  烟,已经燃到了尽头……


  紧接着,就像再也忍不住了似的,他双手撑在吧台上,朝着周防的方向轻笑出声,连茶金色的发梢也在空气中划过明媚而愉悦的弧度。

  当然,为了更久的看到王倚在沙发扶手上挤压变形的面孔,出云真的忍的相当辛苦。

  而红发的王也的确因此了解到了自己刚才的样子究竟有多么诙谐幽默,不过也许身为王脸皮的厚度也可以异于常人,周防大方的坐起来后脸上并没有名叫尴尬的情绪,他朝吧台边仍在低头笑着的男人走过去。

 

  察觉到缓慢笼罩过来的阴影,草薙出云抬起头,看着满脸认真,专注看着自己的后辈,笑声渐渐隐没在午后慵懒静谧的气氛中。


  “Mikoto?……”

  轻柔小心的呼唤,连声音都是那样好听。


  周防没有回答,他伸手取下了架在男人挺直鼻梁上的墨镜。不出所料的,那双眼睛依旧是微弯起眼尾,带着让人舒适的温柔笑意看着他,寻不到任何其他情愫的踪迹。


  看着这样的出云,周防此时并不觉得舒适,反而像胸腔里的气压改变了似的变得鼓胀疼痛,一丝愤怒一般的悲伤气息慢慢的涌向大脑,而五官也因沾染了这酸涩的情绪像是受伤般的想要皱缩起来。


  但他的面孔,依旧是倔强坚持的一成不变……


  周防隔着吧台伸手揽过男人的脖颈,难得小心翼翼的用嘴唇轻轻的碰触男人苍白脆弱的眼睑,在异常的高温触碰下男人眼睛轻轻的颤抖着,睫毛拂过嘴唇传来细微的痒。


  他将男人的面孔按向自己的颈窝,以将对方完全环抱的姿态将他包裹在怀里,小心珍惜的抱着,感受着透过衣料传来的熟悉的心跳声与体温,萦绕在鼻尖的沐浴乳的味道以及迷人的酒香,这感觉温暖而充实,可也正是这样的感觉迫使着更加强烈的苦涩感不断的涌向大脑,赤发的王就这样倔强的忍受着脑中不断汹涌着的几乎将人逼疯掉的难过,像将要沉溺与大海中的人抓紧手中浮木似的,紧紧的抱住怀里的男人。

  而在此时的两人之间,言语并不需要有什么实质的存在感。


  出云将下巴轻轻的倚在红发男人的肩膀,轻柔的拍打着男人的脊背,安慰似的吻在男人的颈侧。“我一直都知道你并不是个没有良心的混蛋……”出云伸手仍像学生时代对待后辈那样拂过周防并不柔软服帖的赤发,他伸展双臂拢向对方显然比自己要宽阔厚实的脊背,随后笑着说“只是我们的王真的要学习如何用语言去表达,不然也许哪天会被自己弄坏了脑袋。”


  然后,不善言辞的王和他温柔的氏族就那样拥抱着,在渐渐变成赤色的柔软日光中,仿佛时间已经静止了的拥抱着。

 


[一只痴汉尊~(ฅ>ω<*ฅ)]

 

 


评论(6)
热度(47)

© 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