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西皮杂食性动物

Chapter4 [Rebirth]

   安静的午后,安娜小小的身子紧挨着周防熟睡着,与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梦中,渐渐的响起了什么声音,起初窸窸窣窣然后逐渐变得清晰而且响亮,"咚咚、咚咚、"沉稳有力的声音……

"尊的心跳……"安娜睁开眼睛坐起来,看着身旁似乎在沉睡的男人。

周防的胸腔缓慢的起伏着,呼吸绵长但很轻,似乎察觉到了安娜的视线,周防皱起眉头睁开了眼睛,表情一如每日起床时那般苦大仇深的不悦。

“怎么了?”周防低头看着安娜,后者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面对着他,令刚醒来的他感到不知所措。

安娜小心翼翼的抓住周防的手腕,她很害怕这又是一个梦。

然而周防手掌暖热的温度传来的那样真实,惊喜与难以置信一下子涌上心头,强烈的感情几乎令她无法呼吸,

“Mikoto……活着…………”

揉了揉安娜的发顶,周防的面容难得显出一丝温柔。

紧紧抓住周防的衣摆,安娜稚嫩的小手因为用力指节变成不自然的红色。

安娜就那样仰头直视着男人金色的眼瞳,还是以往淡淡的安静的面容,可是如今那深红色的眼睛却包含了太多无法言说的情绪。

“尊…………”

“啊………怎么了………”

“尊喜欢强大的人,安娜会努力变的强大的,所以……”话语却在此停住,定定的睁着美丽的眼睛,安娜露出了几乎是祈求一般希翼的表情,尽管眼圈变得红红的却努力的不流出泪水。

可是突然,安娜就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隐去了自己充满了悲哀与无助的脸颊,收回紧抓住周防衣摆的手不安的搅着洋装裙角。

周防看着小女孩儿可怜巴巴的揉搓着手中的布料,周身溢满了无助且悲哀的气息,她颤抖着就像在拼命的隐忍着巨大的难以言说的痛苦。

面对这样脆弱的的安娜,不善言辞

的他根本就讲不出安抚的话语,这种令人烦躁的无力感几乎要点燃周防的怒火。

久久等待下文无果的周防蹲下身,略为粗暴的使女孩儿扬起脸孔直视自己的眼睛,尽管面色不善可是目光里却是罕有的耐心与温柔,“所以什么……说下去……”

安娜的目光没有躲闪,她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也许那句话就在唇边,但最后,小女孩儿就像放弃了似的绝望的别开了眼,颓然的再次垂下了头,像真的失去了生命变成了无机制的人偶一样。

一滴眼泪落下来在地板上留下一个浑浊的圆,空气中的悲伤仿佛已潮湿的化为实质的水汽。

并不温柔的伸手为女孩儿拭去泪水,周防低头抵上安娜微凉的额头再次问道:“所以什么……我会很认真的去听……”尽管紧皱着眉头,但是低沉慵懒的嗓音没有丝毫的不耐。

遏制住断续的抽噎,紧紧抓住周防前襟的衣服安娜鼓起巨大勇气般的轻轻呼出一口气。

女孩儿还带着破碎的哭腔,但听的出她在多么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情绪,“因为尊喜欢强大的人,那么安娜就努力变得更强,所以……”

“所以……”安娜哭泣的呜咽声变得更重了,接着就像再也无法遏制住自己的情感般,一直安静的安娜,那个一直懂事知礼的好孩子,她带着满脸悲哀,绝望,无助,希翼的泪水大声的向面前的人喊出自己心中的话语:“所以尊可不可以再也不要丢下安娜!安娜不想变成尊的枷锁,安娜想要永远待在尊的身边!尊可不可以一直看着安娜!!!一直………一直看着安娜……再也不要留安娜一个人…………”

仅仅是说完这些话,就像是耗尽了安娜所有的力气,小小的身子脱力般的下滑,却没有跌落在地上。

周防轻轻的将她揽进怀里,下巴支在女孩儿稚嫩的肩膀,沉默了片刻后开口,依旧是慵懒的语调:“啊……可以……”

得到肯定答案的小女孩儿身躯轻轻的颤动了一瞬,脸埋在周防怀里发出仍带着哭腔的闷闷的声音:“尊……尊不会觉得……安娜任性吗……”安娜微弱的疑问中充满了歉疚与不安。

揉了揉安娜的小脑袋,周防轻轻的拍着安娜还在轻颤的脊背说:“小孩子的话……任性很平常……”

“Mikoto……”

“啊……?”

“谢谢……”

“啰嗦…………”

================================================

阳光透过纯白的纱帘照进这间充满了甜美女孩气息的屋子里,金色的光芒带来的温暖与生机。

冰雪消融,窗台上落着几只小麻雀欢快的跳跃鸣叫着,稚嫩的喙还未完全褪去黄色。

女孩睡在窗边的小床上,浅色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睁开了眼睛,蓦地,女孩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跌跌撞撞的下床跑出房间,光裸的脚踏在木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响,就像女孩此时的心跳,她向那个装着自己绝望和希望的屋子跑去,她既害怕着又希冀着,越来越近了……

站在门前,安娜不安的战立着,揪了揪睡裙的边角,随后抓住门把轻轻旋转……

门打开了……

微风轻轻的扬起窗帘……

然而屋子里却没有人……

不见了!

尊不见了!

小女孩慌张的跑进去四下寻找,不见了!

终于,床上的一点微光吸引了安娜的目光。

一枚戒指,尊的戒指……

轻轻拿起来,抓在手心里,安娜笑了起来。

戒指上还很温暖……

那真的不是梦,尊还活着。

她开心的跑出门,她要告诉大家,让大家回来,尊还活着!

轻快的跑在走廊上,不知是谁迎面走来,安娜拉住这人的手开心的转了个圈,然后继续向前跑去……

"出云、出云、出云?……"

可是,安娜这时才发现,HOMURA异常的寂静,连每天早晨必然在吧台前擦拭酒杯的出云也不见了。

"没有人在吗……"

就在此时身后响起了鞋子叩击木质台阶的声音,身着青色制服的黑发青年正在懒懒的拖着步子从楼梯上往下挪,尽管面色很好却是一脸刚从梦乡中走出意犹未尽的模样。

"猿比古?"安娜看着自从离开后从未再回来的青年眼中透着疑惑。

伏见猿比古将手中的信笺收好后,慢慢的挪至安娜面前,忽然他露出恶劣而促狭的笑容,食指点在安娜的鼻尖上,说:"你被抛下了……"

评论(1)
热度(13)

© 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