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西皮杂食性动物

[赤组夫妇日常]牙痛

一个平静的清晨,草薙来到店内照例开店门收拾酒具的做一系列准备工作。

  等到一切完成了差不多时,草薙倚在吧台上点燃一支烟,可是,很快的就掐灭了烟头,手指轻点在略微肿胀的腮部。

“嘶”轻轻的吸气声。

牙部的钝痛不断刺激着神经,使得一贯好脾气的草薙也有些暴躁。

  真的很痛诶,痛到想要揍人的程度,紧了紧拳头,脸上的笑容和额角跳动的青筋搭配起来形成恐怖的狞笑。

就在这时,晚起的赤之王终于慢吞吞的从楼上踱下,并习惯性的坐到吧台边,但野兽的直觉迅速的告诉他气氛不对。

  首先,在自己面前的吧台上放置的既不是草莓牛奶也不是威士忌等惯常的饮品,而是搭配巨量红豆沙的鸡尾酒,隐约记得草薙给这杯玩意儿起的名字是叫……
  绝望……

  周防暗金色的眼瞳看向站在吧台后的人

,茶金发色的男人抱臂静静地站在那里,墨镜的镜片反着光,看不清表情,“看什么,呆子!”

  赤王挑了挑眉毛,眼睛有些危险意味的眯起,呦,今天店长大人火气不小。

  忽然注意到出云脸侧些许红肿的隆起……
  打伤?这家伙被打到?不可能……而且没有淤青,肿的也并不是很厉害,这个位置倒像是……牙痛。

  想到这个,周防有些想笑,并真的笑了出来,尽管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仍然激化了草薙的怒火。
  店长大人眼角一抽,就要发作,忽然,草薙就被两只手握在腰侧,整个身子都被巨大的力量的托出吧台带向他熟悉到不行的炙热怀抱中。

  以往还好,但今天牙痛的某人可没有兴致调情,只是还没来得及挣扎,斥骂就已被吞入腹中。

  一手钳制住草薙的双腕,一手将人紧紧的按在怀里,霸道的吮咬着柔软的唇瓣,舌头蛮横的撬开齿关……
  还真是不温柔……

  日常粗暴啥的出云也就全当情趣了,没怎么介意,只是今天店长大人很不开心啊!就算是王也不会纵容任性!

  “嘶”被咬了,周防食指点在被咬伤的舌尖,沾在指尖上的血量向他宣告炸毛的某人的愤怒,“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愤怒啊……连牙痛都无法理解吗,死·小·鬼……”

静静地看着炸毛的出云,听到这种刻意挑衅的话语,周防沉默了几秒,随后再次凑上前去……

岂可修……暴躁的某人继续燃烧着愤怒之火……

然后就像大力的拳头打在绵软的枕头上,草薙呆住了……

  这次的亲吻和以往的相比,简直温柔的让人想哭,轻轻的舔舐着微凉的嘴唇,受伤的舌尖耐心的在唇齿间徘徊直至出云配合的张开嘴巴,血腥味以及清新的漱口水的味道充溢在鼻腔,浇熄了不少店长大人的怒火,烫人的舌尖温柔的扫在肿起的牙床上,唇舌间纠缠出阵阵绵软的酥麻……

  周防看草薙渐渐不再挣扎,直到将人吻到快要窒息才舍得放开。

  生气?看来店长大人已经没那个力气了,头埋在周防胸前,出云伸手捏住红发男人的脸颊向一旁用力拉扯,声音闷闷的因喘息而断续破碎,“你……这是……发什么疯啊……呼……呼……”

“听说……接吻可以治牙痛。”周防满脸的认真和唇边残留的血迹,让草薙有些哭笑不得。

 

  轻轻吻去王唇角的血液,草薙将头无力的放在周防肩窝,无奈轻笑,“你是笨蛋吗。”

The end~\(≧▽≦)/~

这个梗的起源是我深深地体会了牙痛,痛到深处真的好想扯过个人来打架啊,好痛好痛〒皿〒

评论(2)
热度(16)

© IRIS | Powered by LOFTER